学问
澳门新葡新京 -> 学问 -> 正文

那些孤独的人

时间:2019-10-12点击数:

我与我走在一起,寂静的夜晚,空无一人的小路上。那些说给自己听的话,响彻天空。一个人的孤独是在月光下,安然,或者凄清。一群人的孤独呢,是该哭泣还是惊恐,挣扎还是绝望。寒凉本是无端缠上,可夜色却不见有半分唐突。孤独,顿显嚣张。

寂静教室里一个角落,面前放着翻开了一半的书,我在读着自己喜欢的故事。闲下来和自己作伴时,感受着空气的流通,看窗外绿叶自顾自地生长,我也自顾自地孤独着。安静,有阳光洒落,孤独就像只睡着了的狗,虽让我心头空无一人,抚摸着它,却也分外安心。阳光如一地碎金,树荫下却是难得的静。

这样的太阳也曾照耀过唐明皇的江山。长生殿上歌舞升平,霓裳羽衣喧嚣华丽,响彻云霄,佳人舞姿婀娜摇曳,曼丽多姿。长长的衣袖一同舞起时,衣袂如云,舞女却也各有心事云般聚在心头:父亲膝盖可还痛否,母亲又曾熬夜做衣否,幼时邻家阿哥街口倚门吹笛,竹笛还在否,长安一片月,然则何处可托身?回神时,动作似乎都慢了半拍。惊恐间偷抬头,高高宝座上,帝王与贵妃恣意欢笑,羡煞春光。

人间四月,繁花未尽而新柳已绿。我想,鬓间簪花发髻高耸,眉若新柳肤如凝脂,那宫女们,脚步轻点间,浮动尘埃,便是二八多娇女,人间四月天。阳光折射开去,岁月渐老的唐宫披上了一层新纱。白天,高墙翠瓦间浮动着明眸黛发,她们是宫中熙攘往来最频繁的。夜晚,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”,她们也是孤独的。在天街宫灯旁站定了身,就只待年华苍老。“快开城门,”许远高呼,“迎张巡!”安史聚众叛乱长驱直下,小小雎阳城显得孤独又无助。紧张、慌乱在雎阳城弥漫时,“死守雎阳,等待援兵!”张巡的声音振聋发聩。城下,首战,唐军全胜。

历史,从不缺危机关头承以重任的肩膀,只是他们从来都孤独。长久围城后,雨落下,顺着刀削斧凿,火攻剑砍过的城墙,似是要洗去血污,却只是将鲜血的味道夹杂着土腥扬得更远。雎阳城,陷了。曾箭如雨发,刀石齐下,硝烟迭起,呐喊声声,鲜血在脸上在亢奋。在敌军一次次的冲锋中,就算毁木为箭,拆墙取石,人皆相食。谣言明皇已死,大唐覆灭,所谓坚持毫无意义。但他们没有退缩,满地鲜血已让他们无路可退。叛军已然强大,我主帅却被妒贤能,以指明志,箭入浮屠的南霁云没能带回足够的援兵。“将以此有为也”,他们还能做的,只剩殉国。安史叛军攻占长安,明皇避蜀,贵妃魂断,那些如花仕女早已散作红尘,全然无踪。一种孤独以悲剧结尾,另一种孤独踏上了漂泊之旅。

你与我神交天地间,寂静教室里的一个角落,我看见你走过的路,那些孤独的人,浓墨重彩,染上了大唐一笔凄怆。有些孤独并不可怕,有些孤独是一种悲哀。灯下自守,或是独沐月色,孤独总能“将以有为也”。

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

邮编:214122

联系电话:0510-85326517

服务邮箱:xck@jiangnan.edu.cn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